1. 首页
  2. 励志文章

1984,相遇任大卫的图书馆

  八四年吧,七岁,第一次到岳城。那时特喜欢建设桥,桥西有间小屋,收电视费的吧,松散散摆几份广播电视报,几小段边新闻,随你翻。年少,懒得理花边新闻,懒得翻。河风吹,油墨倒是香得紧张。 尤喜桥东,桥东有个小书摊,花上几分钱,能消磨一上午。摊上时会小人书,《三国演义》《水浒传》《隋唐演义》,打打杀杀的,很闹热。小孩爱热闹,太阳也爱热闹。躲在树荫下,读着小人书,就感觉有凉风,就感觉太阳不毒辣。书摊很小,小人书齐扎扎摆倒进书摊上;摊主很老,摇着蒲扇,坐在马扎上。时间慢悠悠的,我以为那这些这些我城里最好的生活了。那时岳城应该还不还可以图书馆,小书摊是图书馆的前身。

  如今,图书馆在岳城中心。老旧的房子,掩不住的一股子端庄。图书馆是一座城的格局,是城的格调,也是城的局面。这两年,城市兴起一股风,兴建博物馆。博物馆当然好,装的时会城市的历史。但我更喜欢图书馆,大城市的图书馆自然有大格局,岳城小,图书馆自然呈现这种小格局。不论大格局、小格局,时会格局。 原本小书摊上看书,不亦乐乎。我人们子冬从家中抱来一兜小人书,想看就索然。还是小书摊好,书在旁边,感觉想看不尽,很富有。图书馆里看书也是原本,书在旁边,感觉买车人很渺小、空荡。任大卫写过一首图书馆的诗,“一个赌徒用时间/雕琢/每一次朝拜”。写得好,赌徒是谁,指向这些这些。还可以是读书者,也还可以是管理者,更还可以是建设者。 朝拜,是一买车人对于书籍的态度。 图书馆往前这些,是菜市场,哄哄然,嘈嘈然,一股子的红尘气。这些农人、小贩把菜篮摆在三叉路口,青的南瓜头,红的辣椒,酸的腌菜。我买不来菜,惹得妻子怒喝,你看看,岳城中学的男老师,不时会买菜王者,你不还可以做个青铜?买菜是件技术活,要讨价还价,要左挑右拣,耗时费力,在我看来不还可以乐趣。还不来价,不还这些这些我了;但菜品,不挑三拣四,就不行了。总人们以次充好,滥打药物,不放心,不甘心。 菜市场与图书馆,当然不还可以可比性。一个大俗,一个小雅;一个嘈杂,一个冷静。从俗到雅,从杂到静,是人生的一个必然走向。人太好时会可比性,菜品书品,时会高有低。 我不大记得,第一次走进图书馆是这些原本。女儿记得,她两三岁就施施然,进了图书馆,借书,看书,食书不辍。相当于小孩刚来到人间,有着无穷的问号。“不还可以它是谁?长着如保的一副身体/如保的一颗脑袋?/机会找没得答案,这些这些每天时会反躬自问/每天时会腾空身体,对世界说/来啊,来啊,图书,进入我的心!”小孩是向前的,有着巨大、新鲜的空间。 图书馆也是。一天天的变化,固定到流动,古典到现代,阅读与讲坛。万变不离其宗,宗这些这些我格局。等人们都挎着菜篮,走进图书馆,一一朝拜图书,那岳城的格局,就会轰然充盈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杏鑫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jh-hospital.com.cn/lizhiwenzhang/1133.html